主页 > 影视动态 > 正文

​老年贾樟柯和老年宁浩对飙演技,这么敢玩,多来点!

2022-07-31 11:08 来源:剧情志 点击:

老年贾樟柯和老年宁浩对飙演技,这么敢玩,多来点!

导演们究竟能不能演好戏?

如果资深文艺片与商业片导演同台竞技,观众的好奇心瞬间拉满,这就是一场属于《大世界扭蛋机》的极致冒险。

本文有剧透。

1

2065 年,知名导演贾樟柯正在拍摄一场 KTV 里的戏,女主风情万种,男主颓丧落魄,暧昧的光影里全是文艺腔调。

随贾导一句 " 卡 ",男主立刻发问," 导演我到底哪里演的不好啊?"

" 你演得很好,只是想不同角度再来一遍。"

对话很快被一旁的工作人员打断,其实这并不是真的电影拍摄场地,而是向普通游客展示电影拍摄过程的博物馆一角。

因为 2065 年电影已经不再火爆,它和无数文化产物一同走向没落,贾导的处境可想而知。

当然,这种全行业落寞,不可能只有贾导一人体会,此刻正在田间劳作的宁浩导演,也不再触碰自己落灰的导筒。

此时此刻的他,住在乡下房车里,四周种着瓜果蔬菜,还要与一帮来偷水果的小孩斗智斗勇。

被抓个现行的小孩子们不仅没逃,反而被迫坐在宁导的院子里演哭戏,许久没导戏的宁导开始给一群孩子科普什么叫 " 真听真看真感受 "。

所幸,各自颓丧的生活里,两位导演还能在一处碰杯,可即便他们在美女面前替对方吹嘘,酒吧里的年轻女孩只觉得这两个老头满嘴废话,毕竟这年头早没人看电影了。

悻悻离开的二人,先后接到文化局电话,通知他们电影要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作为影坛前辈的他们极有可能成为 " 非遗传承人 "。

六七十岁的老人最要面子,他们一边跟对方假意谦虚,一遍又暗地各自铆足劲,甚至还在夜里给对方搞恶作剧。

第二天,贾导带着山西老陈醋,宁导拎着山西汾酒,哪怕都曾是文艺界宠儿,现在也对场面上的套路摸得门清。

眼见文化局要搬运旧物,不年轻的两位甚至还手提电影胶片和人体模型,誓要把优秀形象好好印在领导心上。

更夸张的是,为了展现出老当益壮的气势,二人还暗自较劲吃馍喝汤进了医院。

随着非遗名额给了 " 母猪的人工授精技术 ",穿着病号服的二人终于恢复了理智,他们还是相信," 电影死不了,咱俩也挂不了 "。

2

作为坏猴子与 B 站合作的 13+X 短片集,《大世界扭蛋机》片如其名,探讨多种社会话题,以上贾樟柯 VS 宁浩的《地球最后的导演》便是 " 明日之后 " 系列的开山作,也是整个《大世界扭蛋机》的首发阵容。

故事背景统统被搬到距离现在不远的近未来,其中既有讨论社交距离的《你好,再见》、反思虚拟世界填补现实空虚的《杀死时间》,也有涉及未来养老问题的《一一的假期》。

这些故事不仅脑洞大开,呈现方式也各具特色。

在《地球最后的导演》中,宁浩导演色彩明快的乡间生活与贾樟柯导演现代感十足的居住环境相映成趣,以贴近现实的想象展现两位名人风光不再的落寞。

随后几部作品也结合各自的世界观设定主视觉色彩,极尽所能为观众提供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

为了更好地输出世界观、引发观众共情," 明日之后 " 系列中还出现了许多有趣的科幻元素。

比如与贾樟柯对着干的和面机器人,追求黄金比例的机器人,与好为人师的贾导撞在一起,战争一触即发,又好气又好笑。

比如未获社交权限只能设置十句个性常用语的未来沟通系统,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也少了许多人性温度,由此展开更加丰富的冲突。

又比如类似《头号玩家》让人类 " 攻打 " 发现实空虚感的虚拟空间,它确实为痛苦的灵魂找到了暂时出口,可这些人却始终得不到真正归属感。

无论戏谑还是反思," 明日之后 " 系列提供了一系列生活和想象的彩蛋,每个故事都有意料之外的反转,也有情理之中的答案,而这就是从今日到明日始终如一的、属于人类社会的真实与迷茫。

3

除了 " 明日之后 ",《大世界扭蛋机》还推出了 " 成长之前 "、" 爱情至上 " 与 " 青春之下 " 三个主题,有《状元》《心理诊疗》《下乡的塔可夫斯基》《危险之吻》《你好,机器人》《你看起来很吓人》《新生》《期末》《一夜》九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抛开前四集如《爱,死亡与机器人》般的末世感,随后的故事更加温情和具体,这种盲盒式的体验背后,运作着着一个巨大的创作团队。

单是 " 明日之后 " 便召集了徐磊(《平原上的夏洛克》)、曾赠(《云水》)、温仕培(《热带往事》)和吴辰珵(《塑料金鱼》)四位导演,而随后的赵大地、肖麓西、刘铠齐、尹航、马昙、郭志荣、周文哲、久美成列、何坦、岳宇阳等一众新生代导演,也都带着属于自己的强烈风格和脑洞,当真把电影玩成惊喜连连的扭蛋机。

更别提贾樟柯、宁浩之外,包含张子枫、郭麒麟、倪虹洁、张婧仪、史策等各种戏路的演员阵容了。

不过,单元故事加主题拼盘,难免被嘲风格不统一,《大世界扭蛋机》许多前卫的表达也直接被弹幕吐槽 " 看不懂 ",但表达者注定被误解,倒是与 " 坏猴子 72 变电影计划 " 不谋而合,这次合作也被称为坏猴子第 73 变。

其实,因为篇幅短、束缚少,《大世界扭蛋机》还是完成了一些纯粹的艺术创作,比如《杀死时间》中的 " 吻之舞 ",虚拟世界中的一段舞蹈却跳出现实世界的无尽悲凉,有人说没意思却也有人直呼高级。

同样,单就《地球最后的导演》频频出现的电影梗,也足够资深影迷里里外外扒上好一阵子。

实验性的作品大概率都是会面对两极化口碑,但《大世界扭蛋机》" 讲我们 "" 讲荒诞 "" 讲幻想 "" 讲真话 " 却成为一种先驱,不仅为年轻导演打开一扇门,也为被粗制滥造侵蚀的观众打开一扇窗——原来,电影还能有如此不一样的惊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